Skip to content

和田玉暖

你却是用天山上的冰雪雕就的,而今,终于消融在南国的日光下了。

一直以为只是感冒咳嗽,水土不服。
却一直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,不只是因为红颜上薄命的印记。

可怜我的感觉又对了。

中间几次电话短信,每次提到你的“感冒”好了没有,你每次都说还是老样子,谢谢关心。

…………

还是,太突然了。

法老的镜子在阿朱之死的背面,看到两句话:
“那个夜晚,如深渊般的黑色,就这样深深地刻入血肉和生命。”
“从此,天上的星辰再亮,也不过是We思念你的泪光。”

祝君安息
诸君保重

3 Comments

  1. lee

    hi man
    do not be so guilty
    we are all good boys and, in heaven or in the world!

    Posted on 27-6月-06 at 21:01 | Permalink
  2. 5号选手

    读懂了。就有突然的沉重。
    只能说一切无常。

    Posted on 09-7月-06 at 11:01 | Permalink
  3. 替天行道

    简短的文章却让人感觉 有种世事难料的无奈,人在死亡之前的无助!!!

    Posted on 28-3月-07 at 22:41 | Permalink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*
*